正在阅读:自己的一管血可治疗痛风?西湖大学自主研发运用红细胞开发细胞治疗项目技术落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闻 > 自己的一管血可治疗痛风?西湖大学自主研发运用红细胞开发细胞治疗项目技术落地

自己的一管血可治疗痛风?西湖大学自主研发运用红细胞开发细胞治疗项目技术落地

2020
06/02
作者头像

张丹妮

个人
+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刘云/ 都市快报
A-
A+
【摘要】用自己的一管血可以治疗痛风?这是西湖大学自主研发团队最新也是首个自主研发的研究成果:运用红细胞开发细胞治疗项目技术。详情如下:

  自己的一管血可治疗痛风?西湖大学自主研发运用红细胞开发细胞治疗技术

  原标题:用自己一管血就可治痛风?西湖大学首个自主科技成果转化落地

  用自己身上的一小管血,就能治疗痛风?在科学家的努力下,这个大胆想象,已经从认真求证进入到成果落地的阶段。

  西湖大学发布了一个好消息——西湖生物医药科技(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湖生物医药),正式宣布完成Pre-A轮融资,融资金额近亿元!

  你可能会好奇,西湖生物医药,和西湖大学有什么关系?

  西湖生物医药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设立在西湖区云栖小镇的创新型细胞治疗公司。它是西湖大学成立后,第一个自主科技成果产业转化落地项目。

  这家公司的核心技术——红细胞治疗平台,来自于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高晓飞实验室。

  红细胞治疗平台,可以治疗非常多种类的疾病,比如痛风、罕见病、癌症、传染性疾病、免疫、代谢病等。

  我们一样样来看看。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想到了新办法——红细胞治疗

  高晓飞,都市快报的读者已经都很熟悉了。

  2018年年底,我们联合西湖教育基金会向杭州市民发出募捐征集——募捐项目为“西湖罕见病研究专项计划”,就是以高晓飞实验室为例,详细介绍了他对罕见病的研究。

  纯红细胞再生障碍性贫血、苯丙酮尿症、血友病、法布瑞氏症……每一个听上去很拗口的名字,都是承载无数痛苦的罕见病,对它们的研究,高晓飞实验室一直都在进行中。

  就在2019年,高晓飞的研究范围又加了一项:痛风。

  痛风,是什么感觉?

  据说,有痛风病史的人,都无比认同这位英国医生的描述,他患痛风 34 年,是世界上最早开始认识痛风的人——

  “凌晨两点,病人突然被剧痛惊醒。脱臼一般的疼痛先是从大脚趾袭来,然后在脚踝、小腿、关节之间游移不定。病人颤抖着,身体轻微发热。疼痛随着时间愈演愈烈,直到最后,他连衣服的重量都难以承受,更别说一个人在房间里走动时产生的震动了。”

  整段文字,看着都“痛”。

  最早,痛风还是个富贵病呢,后来慢慢走进寻常百姓家。根据中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我国痛风人群总数已经超过八千万。

  得了痛风后,我有几个经常半夜痛醒的同事,说除了“只能熬着”,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

  2017年,高晓飞回国加入西湖大学,他说,到浙江之前,从来没想过,痛风患者会有这么多、这么夸张。

  “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想到了一个点子。”

  早在1970年,就有人提出,把尿酸装进红细胞,输入体内,以此降低尿酸指数。高晓飞说,想法是很好的,但当时的科研技术不行,所以做不到。

  但现在,可能就可以做到。高晓飞说,用一种新的细胞治疗方法——红细胞治疗。

  治疗痛风就要让体内尿酸减低

  先来说一下,人为什么会痛风。

  痛风,是因为体内尿酸过高,在关节中形成了结晶,而结晶引起关节肿大,从而导致疼痛。

  而尿酸为什么过高,一般来说是因为嘌呤物质过高形成的,但有些是后天形成的,有些是先天就有的,具体原因很复杂。

  治疗痛风,有一个办法是,在人体内建立一个嘌呤代谢通道,想办法让体内过多的尿酸降低。

  具体来说,有一个东西,叫尿酸氧化酶,它可以把尿酸转化成尿囊素,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体内的尿酸氧化酶非常低。既然它很低,那就想办法让它多起来。

  高晓飞想到的方案是:在红细胞中装一个转运通道,里头放上尿酸氧化酶,把红细胞输入体内,让尿酸氧化酶在体内活跃起来。

  多多的尿酸氧化酶,到了体内,会主动去干活,它就好比是一个大口袋,在体内碰到尿酸,就会一口气吸进袋子,碰到就吸走。

  然后,吸满了尿酸的袋子,它再负责转化代谢成尿囊素,尿酸进去,尿囊素出来,相当于循环的生物反应器一样,体内的尿酸是不是就被清除了?

  目前,高晓飞实验室已经在动物模型——小鼠上,取得了进展。高晓飞说,做痛风的动物模型,其实还是挺麻烦的,因为人家小鼠是从来不痛风的。

  只能外援诱导,先给小鼠注射,让它尿酸提高,确定痛风了以后,再用红细胞治疗方案,让它的尿酸再降下来。

  在小鼠身上,是成功的。那么,人体能不能用红细胞治疗?令患者最高兴的消息是,西湖生物医药针对痛风的创新疗法,目前已与浙医二院开展临床合作。

  为什么是红细胞?

  前面也讲到了,痛风的治疗方案之一,是红细胞治疗。为什么是红细胞?

  高晓飞说,红细胞在临床上,经常被认为是最没意思的细胞,但其实,它的很多生物学特点,可以用来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红细胞是我们身体中数量最多的细胞,大约占四分之一。每秒钟,身体里都会有2-300万个红细胞新生。

  它还有个最大的特点,是没有细胞核,那么就不存在染色体,没有DNA,所以很多人说它最没有意思,因为它不能够自己再分裂,很容易被忽略。但是,没有DNA,也有很大优势,不用担心它会发生遗传突变。

  另外,它在身体内不是长期存在的,体内循环120天后就会被脾脏清除,这就决定了红细胞有很大的安全优势。

  就是根据红细胞的这些特点,高晓飞实验室构建了红细胞治疗技术平台。

  这个平台的原理,就是从人体抽血,把里头的造血干细胞提取出来,进行改造,加入药物后,再一步步诱导它变成红细胞,回到体内,让红细胞里携带的药物,针对性地去好好工作。

  用红细胞治疗平台,可以治疗非常多种类的疾病,比如痛风、罕见病、癌症、传染性疾病、免疫、代谢病等,可以用的面特别广。

  通过动物模型,高晓飞说,红细胞的输入量,只需要人体正常红细胞的1%都不到。

  你可以想象,输血是200-400毫升,大概占到人的5-10%。现在,治疗性红细胞只需要1%左右,不会给人体带来任何负担。比如痛风患者,只要抽10-30毫升的血,也就是一小管血,通过再造后,输回体内就可以主动把尿酸清除掉。

  痛风、罕见病、癌症等也许都可以用红细胞治疗

  在高晓飞的研究中,用红细胞治疗平台,可以治疗非常多种类的疾病,比如痛风、罕见病、癌症、传染性疾病、免疫、代谢病等。

  举几个例子,比如罕见病苯丙酮尿症,在中国大约有12万-15万病人。

  人的身体里,有一种酶,叫苯丙氨酸羟化酶。它负责的工作是把食物里的苯丙氨酸,催化成酪氨酸,然后转化成巴胺肾上腺素,输送到神经系统。

  苯丙酮尿症,是因为肝脏里的苯丙氨酸羟化酶减少或功能缺陷,少了它,苯丙氨酸就没法转化成酪氨酸,那么食物里的氨基酸,有害的代谢中间产物就在血管内积累,就会伤害到神经系统,最终,就导致智力落后,或者干脆不发育了。

  在7000多种罕见病里,苯丙酮尿症是为数不多可以治疗的一种,但也只有一个方法——饮食疗法。从婴儿开始,就只能吃特殊的食物,低苯丙氨酸或者不含苯丙氨酸。

  别说肉了,他们哪怕吃大米,都只能吃特殊加工过,不含苯丙氨酸的大米。所以,这个病又被形容为“不食人间烟火”。

  高晓飞说,可以将苯丙氨酸羧化酶,转入血液干细胞,在实验室经过两周定向诱导成为红细胞,保证酶好好地呆在里面。理论上,利用这种方式,就可以帮助患者的苯丙氨酸转化为酪氨酸。

  那意味着什么呢?这个病人就跟正常人一样了,不用担心任何东西,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顾忌了。

  还有血友病。

  这个罕见病,可能大家听到多一些。得了血友病的人,体内的凝血因子出了问题,所以,身上经常出血,比如关节、肌肉、皮下,甚至内脏。一旦出血,靠自己没法止血。而且,如果没有足量的药物治疗,会导致肌肉萎缩、运动功能障碍,终生致残。

  高晓飞说,和苯丙酮尿症一样,理论上,把凝血因子转到红细胞里,会更安全、持久、有效地让病人得到治疗。

  未来,高晓飞实验室还会根据红细胞治疗平台,研究癌症疫苗。

  目前,能成熟应用红细胞治疗技术的公司,在世界范围内非常少,西湖生物医药的创立,在这一领域占领了一个制高点。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从2018年2月14日获教育部批复成立至今,2年多时间,西湖大学为什么这么快就能有成果产出?

  成果转化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得益于西湖大学成果转化孵化全链条平台。

  “西湖大学实行市场化校办产业管理模式,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由专业团队提供企业运营、融资贷款以及政策、法律、财务、咨询等服务,让科研人员专心于核心技术的开发。”

  据了解,本轮融资主要用于西湖生物医药现有细胞药物工艺优化、临床前研究和科研临床开展等工作。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严峻大环境下,这个项目融资得到了西湖区的良性政策驱动引导,也得到了华方资本等多家机构的信任和支持,逆势完成了超出预期的融资总额,体现了风险投资市场对于西湖生物医药颠覆性核心技术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高度认可。

       以上即是酷客健康资讯-新闻频道为您分享的“自己的一管血可治疗痛风?西湖大学自主研发运用红细胞开发细胞治疗技术”内容。更多医学前沿科研资讯,本站将及时与您分享。酷客健康,医疗健康新通道,尽请关注!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酷客健康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jiapeng@hqwx.com)
收藏

收藏

为你推荐